「別讓勝文不開心」文學展:背影



我讓勝文不開心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我選上市長了,連家的野心也結束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

我從台大到凱道,打算跟著選民參加叭叭夜市。

到徐州路見著勝文,看見滿醫院切腹的里長,又想起淑蕾,不禁哈哈地笑出眼淚。

勝文說,“事已如此,不必囂張,好在我還有近平叔叔!”

到市府辦理交接,龍斌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里長們的喪事。

這些日子,國民黨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馬娘被逼宮。

喪事完畢,勝文要到中南海謀事,我也要到北京喊中華民國,我們便同行。

到航空城時,吳市長約去都更,勾留了一日;

第二日上午便須搭接駁車到航廈,下午上機北去。

勝文因為懶得動,本已說定不送我,叫黨部裏一個瞇瞇眼的立委陪我同去。

他再三囑咐立委,甚是仔細。但他還是不開心,怕立委不夠賤;頗躊躇了一會。

其實我那年已五十歲,已被抹黑過兩三百次,是沒有甚麼要緊的了。

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動手。

我兩三回勸他抹黑會害到自己;他只說,“不要緊,我會次元刀!”

我們上了車,進了航廈。我買票,他忙著關照黑心廠商。

黑心產品太多了,檢舉人被抓到要罰兩億,其中一億是他的。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

我想是這樣子啦齁,總覺他沒有良心,非讓勝文不開心不可。

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機。

他給我揀定了空難生存率最低的一張椅子;我將他送給我的藍色球衣鋪好坐位。

他囑我不要讓勝文不開心,罩子要放亮些,最好自己嗝屁。又囑托正元好好監聽我。

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本來就巴不得我死,托他們直是白托!

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被監聽就躲不掉抹黑麼?

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勝文,你走吧。”

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含幾個桔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讓勝文不開心。”

我看那邊航廈的美食街有幾十個賣食物的等著顧客。

走到那邊水果攤,須穿過走道,須走過去又吃下去。

勝文是一個死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

我本來要去的,又怕讓勝文不開心,只好讓他去。

我看見他頂著黑白平頭髮型,穿著藍色球衣,露出雜亂的腋毛,

蹣跚地走到走道邊,慢慢含住橘子,尚不大難。

可是他穿過走道,要吃光那邊橘子,就不容易了。

他用兩手攀著頸部,兩臂再向上屈;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做出拉筋的樣子。

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笑出來了。

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不開心,也怕別人說我又失言了。

我再向外看時,他已含了朱紅的桔子往回走了。

過走道時,他先將桔子吞進肚裡,自己慢慢滾動,再吐出桔子。

到這邊時,我趕緊去幫他裝葉克膜。

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桔子一股腦兒吃光當作點心。

於是撲撲衣上的鮮血,心裏很得意似的,過一會說,“抓到了,你不會裝葉克膜!”

我望著他走出去。

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去死吧,下次我一定會選上。”

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笑出來了。

近幾年來,勝文終於離開了台北市,市政在失卻他們的干預下是一日千里。

他少年出外洗學歷,參加兔女郎趴,散播許多靠爸的種子。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

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鬱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

家庭瑣屑便往往讓勝文不開心。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

但最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常讓他不開心,只是惦記著我,

惦記著台北市的流浪犬有沒有送到雲林嘉義。

我北來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

“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利害,拉筋聞腋,諸多不便,不要再讓勝文不開心了。”

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藍色球衣,雜亂腋毛的拉筋背影。

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讓他不開心!

2016年10月在市長官邸

原文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15699984.A.EBF.html?from=moptt

 



喜歡這篇?按個讚或 Line 給朋友!

定期看到好文章?加入我們粉絲頁!
文章標籤:,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