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姚老師擔任柯P 幹部始末 – 台北調演講(附逐字稿)



在朋友的 FB 看到,聽了很多次,真的很感動。(少了配樂會更好)

逐字稿:

柯 P 跟我根本沒有交集,是有一天有一位學者來找我說,你願不願意給柯 P 上課。因為他對於市政府有一些不熟悉,我剛好教這門課,叫地方自治,所以我就給他來上課。

上完課以後阿,然後他就 隔了兩三天他又跟我聯絡,說他還有一些問題然後我們就繼續來交談。

他又找了我,我們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他就有一次忽然就跟我講,大概過了一個半月。他就問我說,姚老師,你願不願意來做我的總幹事。

我嚇了一大跳,因為每天我在節目上,大家都曉得,我每天上節目。我就跟他說,我跟他說,其實阿,其實我不必幫助你。

其實我是蠻欣賞你的,所以我只要在媒體上,我每天替你講話,大家都會支持你,因為如果我不要浮出檯面來。我說我長這個樣子就很藍。然後呢,我就可以幫助你在電視台多講幾句好話,對你很有幫助。

他就沒有講話了,可是下一次他又跑來了,他講一句話讓我很感動,我就跳出來。

 

因為我說我如果跳出來可能對我有傷害,可是對你也不見得好,
說不定浪費了我在媒體的力量。

他說不是,他講一個道理我到今天都還記得,
我來跟各位講,我也希望各位在最後十幾天,
如果還有人問到你,你也跟他這樣講。

柯 P 是這樣回答我的,他說,
你跟我站在一起,露出來。

然後我是 228 的受難者的家屬,
你是外省家庭,你的太太也是外省家庭,眷村長大的。

我被認為是深綠,你被認為是深藍。
我們倆只要站在一起,我們倆可以理性的交談。
我們倆可以合作。

全台北的市民都知道,藍綠就可以和解,對不對。

他說台北需要開始,台北如果不開始,全台灣都沒有機會。
不可能從別的地方開始,一定要從台北開始。

我感受到這句話了,因為我感覺到我們倆可以交談。
我問他阿扁的問題他跟我談,我問他統獨的問題他跟我談,
我問他深綠的問題他跟我談。
他也問我所有這些問題,我也跟他談。

我們倆有很多可能過去的背景歷史不一樣,
因為我小的時候長大我每年過年,
我爸爸就告訴我他怎麼逃難到台灣來,他就流淚。

然後他說他爸爸,他小時候,他在家裡過年,他爸爸就跟他講,
當時他的爺爺他的祖父 228 的時候,怎麼樣受難,他也流淚。

我們倆有不同的歷史經驗,可是他說了一句話,
他說可是我們可以有共同的現在,也可以有共同的未來,對不對。

 



喜歡這篇?按個讚或 Line 給朋友!

定期看到好文章?加入我們粉絲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