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公民開票攝錄影的議題 段宜康委員質詢影片



禁止公民開票攝錄影的議題,我們來了解看看是怎麼回事!!(9月25日) 內政委員會段宜康委員質詢逐字稿:
段宜康委員:這個我們昨天中選會發了一個新聞稿,就是關於在這個開票的時候啊,那麼在觀眾席是不是可以攝錄影這件事情。那麼我看到您的這個新聞稿,中選會的新聞稿說:「開票過程,如果准許民眾攝影,無異提供賄選者檢驗買票成果的機會,有助長賄選暴力歪風,影響選舉公平之虞。」

 

 

您能不能跟我們說明一下,就是說在開票的時候,—投票的時候,不能帶手機進去,有照相功能的,這個我們可以理解,我投票,投給了劉義周,拍一張照,我就去跟他領錢—可是,開票,為什麼會有「助長賄選暴力歪風,影響公平選舉之虞」啊?您能不能給我們做一個說明?

 

劉義周代理主委:是,向委員報告,欸,這個也是在從事實務工作的人啊,跟我們做的一個說明說,其實他們在開票的時候,如果去看那個每張選票的態樣,啊其實是可以跟選民約定。

我想這個事情比較可能是發生在選民人數比較少的投開票所裡面啦,

那因為我們的選票上,

認定有效票是,我們如果可以辨認這一張是屬於投給哪一個候選人都可以,

雖然我們上面……

段:所謂的「人數比較少的投開票所」大概少到多少?有幾個?

你們所謂的「實務上面有可能會發生」的,大概有比例有多少投開票所?

劉:這個比例,我們沒辦法去統計啦。

段:所以你們為了少數有可能會發生的投開票所,

我先跟你講一下過去的經驗,

這種投票的行為啊,

這個這個,用在選票上面,我們看一下畫面,

那個幫我放一下第二張,播一下第二張,

那個在選票上面喔,在選票上面說有戳記、要特別蓋在什麼位置上面,

一定是在選民人數極少的前提之下,

譬如說過去啊,省市議會選監察委員的時候,

那麼,買了票,你怎麼證明你投給我,請你投在這個投票那個欄位的左上角,

段宜康,投在左上角;邱議瑩,請你投在右下角,

你每一個人位置不一樣,我才知道這張選票是誰投的啊!

對不對?

劉:對。

段:我買票的對象有五個人,所以請你一個投左上角,一個投右下角,一個投,

然後另外一個呢,請你投到正中間,這樣我就知道哪一張選票是誰投的。

所以你就可以根據這個來跟我領錢。

另外一個手法呢,是用這個大頭針啊,搓一個洞,

在哪一個位置上撮一個洞,

這個唱票的時候,拿起來,欸,這個地方有一個洞,我派去的監票員就看到了,

拿起來就,選票拿起來的時候,就這邊哪裡位置有一個洞。

這個前提都是在像在省、地方議會的正副議長選舉,

或者過去省市議會在投監察委員的時候,

它的前提是:買票對象,人數極少;

第二個:買票的價金,單價很高,動輒數百萬。

所以有需要這樣的一個查驗的程序,我才有辦法付你錢。

那你可以想像,現在即便小到一個村里長的選舉,

它的選民也有可能有幾百人,對不對?

好,我現在跟你講說,這50個人,請你投在右上角,這50個人,請你投在左下角;

那你覺得他不是剛好被抓嗎? 蛤?
所以你們為了一個現實上幾乎不可能的、

這樣你們講的這個嚴重的「檢驗買票成果的機會」,

你覺得鄉下的老太太老先生們,你們講的那個投開票所,一定都在偏鄉啦,

老年人居多啦,

你抹甲教到:「阿姆啊,挖加你講,佇這挖這個格啊,左邊尚下腳那個角,

你抹湯蹬無對,蹬無對挖錢伊係毋愛給你喔!」

歐伊桑、歐巴桑去到底面,

「搭阮厝邊阿坤啊無知啊跟我說要蓋哪一邊,

啊那個投票棒拿起來手還會抖,阿哪萬一瞪嘎無對不係害啊,

瞪到左邊尚尾那個格,那我係無係要重蹬一遍?」

佇在裡塊在嚎。

你覺得有可能嗎?
劉:段委員講的情形,可能也是極少數啦。

段:結果你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你付出的代價是:讓中選會的公正性引起外界的抨擊。

你引起的代價,

是其實本來可以靠著選民、熱心的選民的力量,來確保選舉的公正性。

你們今天把地方辦選務的人找來談了,大家都怕麻煩啦!

驚費氣啦,講下腳佇在那照相啦攝影啦,選完開玩票不曉得要跟我囉唆什麼?

過去大家鬧一鬧就算了,現在大家手上有證據了,我很麻煩!

你也知道你剛才舉的那個例子在花蓮,對不對?

投完票之後,主任委員就把鐵門拉下來了,

劉:不只花蓮,

段:對不對,2010年,花蓮發生過,1658投開票所,

劉:對,

段:2012年在彰化,結果沒有唱票,沒有唱票,就記票了。

所以,選務人員不是不可能犯錯 ,

選民如果可以坐下來,做了記錄,包括可以糾正選務人員的行為之外,

也可以作為追究的證據。

除此之外,假設有這個狀況,我們剛才講的,這個選票集中在左下角,

呴,有一些集中在右上角,

這就是異常,

如果那個時候,有選民用攝影機,做了記錄了,

這個異常可不可以作為檢舉有可能有暴力金錢介入選舉的證據?期約的證據?

劉:這個我們不知道耶。

段:不知道!對不對!

所有的事情都不知道,

但是你為了一個可能發生、跟我講的是:「可能發生」的弊端,

我今天告訴你的是,這個弊端,發生的可能性極低,

即便發生了,它也可能因為我們有蒐證的工具,它有可能這個弊端反而被抓出來。

如果說,你們經過實證的研究;

如果說,你們曾經去統計過;

如果說,你們用心過;

你在這邊就可以告訴我,

說你們認為這樣的一個樣態,最有可能發生在投票公民數多少之內的投開票所,

這個投開票所,在台灣有多少?在哪幾個地方?總共有幾個?

那我們可以針對這幾個投開票所,我們可以加強去查緝或者是去預防,

甚至特別派人在那邊看看有沒有有異常的狀況。

這就是你們的用心啊!

你沒有讓我們看到這樣的用心,

你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說,怕有這個危險,

為什麼?因為大家都、「有實務經驗的人告訴我們」。

你可以去問有實務經驗的人,

他們如果有發現了這樣異常的樣態,

他們為麼沒有提報?

他們為什麼緘默?

他們開票的過程裡面,說,哎,好奇怪喔,

為什麼這十張通通都蓋在這個這個這個這個左上角?

他們沒有講啊!

他們就這樣過去了!

但是如果有選民在那邊蒐證,

他們就可能發現說,為什麼這個戳記這麼整齊就剛好蓋在那個角落?

而且為什麼會有好幾張選票都這樣高度的一致性?

劉:委員,我想再跟您說明一下喔,就是說,

其實您剛剛提的就是說在那個圈選的範圍以內,做這樣的異常的動作,

那因為我們現在認定有效票,其實在那整個欄,包括在

段:沒有錯!

劉:照片、號碼、姓名,都

段:我知道,

所以你想想看,那我們就把他擴大,對不對?

你總不會說指定你買票的對象,指定說這個人投在那邊,一二三,

你不可能這樣,

你不可能那麼精確把那個選票這個欄位切成100格吧?

請你去投票用尺量,,你要留到右邊算下來10公分的地方?

你另外一個人要下來12公分那個地方?

你一定是集體的行為,說這10個人投這邊,那十個人投那邊,

那你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高?

用腦子想一下吧!

我坦白講啦,

就這個個案來說,

我如果想得正面一點,我說中選會愚昧至極,

我如果想得負面一點,我可以說中選會預備幫助做票。

你把一個現實上,我們在經驗上,

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用來做為拒絕公民監督開票過程!

你說他會妨害秩序嗎?

他坐在他的座位上面,在觀眾席上面,他在這個現在很流行的紅絨後面,

拿著他的這個手機在那邊攝影或錄影,

你覺得他會影響開票嗎?

不會,所以他不會影響秩序啊,

他手上沒拿著攝影機,我也可以在那邊鬧場啊!

唯一的一個影響,就是你們講,有沒有會有人用這個作為驗證的工具?

但我現在在這邊告訴你說,

他的可能性極低,理性的思考來說。

那你就要告訴我,你們經過理性的驗證,你們去分析過、你們去找出各種的樣態,

你們去分析過投開票所,他最有可能在哪幾個發生?

你現在沒有辦法告訴我啊!

劉:我現在沒有,

段:你可以反駁我這只是一個可能,你可以告訴我說這只是一個猜測,

那我告訴你,你也是猜測,

對不對?

你用你的猜測去剝奪了公民參與一個公平選舉的機會。

我們看另一張圖喔,

你告訴選民的是什麼?投票過程要注意哪些:

你跟大家說,不可以帶行動電話及其他攝影器材到投票所,

你也沒有告訴大家說,開票的時候不可以攝影,對不對?

你也沒有啊!

只因為現在有人要提出這樣的一個需求了,有人開始要組織說大家來監票,

你就跟大家說不可以了。

因為很簡單,你怕公民監票 ,

這就是結論啊。

你如果不願意接受這個結論,

請你們回去好好認真再重新討論。

中選會要不要維護你們的公信力?

或者你甘願讓我、讓其他的人,指著你們的鼻子說:

「你們是預備幫助做票」,

謝謝。 (質詢時間鈴響,走下質詢台)

劉:段委員,我們沒有這樣的一個預備,

我們現在的制度已經可以很有效的防止做票,

真的。不可能。

段:(麥克風遠方)著手,不是預備。

 

————————————–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或者願意跟我們交流討論,請給我們一個讚喔!
公民廟口-立委在做天在看 :http://ppt.cc/Bfjf

 



喜歡這篇?按個讚或 Line 給朋友!

定期看到好文章?加入我們粉絲頁!
文章標籤:, , ,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